首页/新闻资讯/公司资讯

逸思医疗聂红林做客人民网(三):从“跟跑”到“领跑” 让患者受益 助力健康中国

所属类别:公司资讯 发布时间2017-05-27

外科手术、放疗、药物治疗、微创手术是目前肿瘤治疗的四大手段。欧盟卫生经济学统计数据显示,肿瘤微创手术的成本,比传统手术低20%,只占到放化疗的五分之一到十分之一,但在我国,国内肿瘤患者中使用微创的只有7%—10%。2017年2月,国家癌症中心发布了中国最新癌症数据,结果显示小城市的癌症死亡率更高,因为他们缺乏触手可及的治疗!


在5月8日举行的“中国微创医疗技术创新之路”研讨中,国内第一家专注肿瘤微创外科的企业,上海逸思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首席科学家聂红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出:“医疗器械领域也一定会出现“华为式”的国际领军企业。”这位国产医疗器械的领军者介绍了他们团队如何从全球首创的腔镜吻合器单手操作,从进口品牌的42°旋转角度到60°的首次跨越,再到更高缝合强度的弧形钛钉成型技术。随针潜入内,消瘤无形中,聂红林正用他的思维影响着全球肿瘤微创技术的创新。


2017年5月8日,逸思医疗创始人、首席科学家聂红林做客人民网,与政府智库专家王宏广,医疗大咖支修益、张忠涛,赵安平等畅谈“微创医疗技术创新之路”。


第一期内容,各路医疗大咖围绕他们眼中的微创外科手术畅所欲言。

点击查看:

《逸思医疗聂红林做客人民网(一): 畅谈眼中的微创外科手术》


第二期,医疗大咖们针对微创手术当中运用的医疗器械,就其研发技术创新之路提出自己的观点,其中,逸思医疗首席科学家聂红林介绍了自己的“逸思智库”创新模式,希望通过与领袖级医学专家的合作,将他们在临床中发现的不满和创新智慧变成高效的技术解决方案,在高端医疗器械领域开发出引领全球医学技术前沿的创新技术和创新产品;再通过逸思医疗高效的产业化平台,让这些创新技术和创新产品造福全球患者;在技术创新成果产业化,并产生稳定经济收益之后,让引领创新的医学专家也获得合理的经济回报。

点击查看:

逸思医疗聂红林做客人民网(二): 发挥“逸思智库”创新机制 引领微创技术前沿


第三期,医疗大咖们将围绕高端医疗器械研发面临的技术难题,探讨国产医疗器械企业如何在更前沿的领域,占领山头,进入领跑的行业、领跑的队列,鼓励社会各界形成合力,以患者为中心,不断提升我国医疗器械、医疗设备的研发和制造水平,让患者受益,实实在在地助力健康中国,保护人民群众的健康。


访谈嘉宾:

王宏广 科技部发展战略研究院副院长


支修益 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胸外科主任、教授


张忠涛 北京友谊医院党委委员、副院长,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聂红林 上海逸思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首席科学家


特邀主持:

赵安平 健康时报副总编




以下为访谈文字实录,敬请查阅。


主持人:聂总本人是学材料出身的,在访谈之前我也问过他,微创技术、微创设备,对材料的要求是不是很高?我们目前能不能满足?您是怎样整合这些材料?这是硬东西,来不得半点虚假的。因为广大网友也关心这个问题,你们业内可能很熟,但是网友可能对这些也很好奇。


聂红林:我大概介绍一下开放的外科手术器械和微创的外科手术器械到底面临什么样的技术难题。大家想象一下,刚才支教授和张教授都提到了,原来做开放的肿瘤外科手术的时候,要在肚皮或者是肋间开很大的创口,四五十厘米长的创口,有那么大的创口,完全可以把外科的器械做得很粗大。手直接进去,器械也是直接进去,三十毫米直径的器械是非常常见的。在这个尺寸下面,普通的不锈钢材料或者是高分子材料,就可以满足它的机械力学性能,就可以实现这个产品的功能,满足临床的需求。但是微创手术要求的微创医疗器械是什么样的情况呢?它需要把原来的30毫米左右的直径缩小到12毫米,甚至是缩小到5毫米的管腔内部去,整个器械所有零件的尺寸都需要大规模地缩小,原来可以做3毫米壁厚的钢板,现在只能做到0.4毫米的塑料,但是要达到类似的机械力学性能,这一项要求就把材料科技的重要性提到了一个非常高的地步。在微创外科器械领域,通常会有很多尖端的、在类似于航空航天技术中所使用的一些先进材料,在转为民用的时候,第一步就转移到微创医疗器械这个领域里面来。我们也用了大量的先进材料、大量的材料加工工艺技术和材料后处理技术,来保证我们的微创器械从那么大的尺寸缩小到那么小的尺寸以后,还能满足那么高的临床需求,也就是对器械的强度、机械力学性能的要求。所以,微创医疗器械的设计难度关键在于通过创新的方式,把很多高端的材料以及材料的加工技术和后处理技术应用到产品的设计方案之中。


支修益:现在国产原研设备技术对材料,跟国外比,差距还能有多大?


聂红林:我这样说可能广大网友能够容易理解一点,在我们整个腔镜器械产品当中,除了大概不到10克的产品零部件用的是我们国产的材料之外,其它180克到200克的其他零部件全采用进口原材料,包括金属材料和高分子材料。比如说我们所说的腔镜吻合器中所使用的钛钉,实际上就是纯钛合金。我们国内也有生产这个材料的企业,但是,他的钛材的机械力学性能和进口的性能之间有差别。而我们又是追求产品在临床当中的安全性放在第一位,这个时候我们不会考虑成本,而要保证腔镜手术的安全性。医学专家比我们更清楚,开放手术一旦器械出了问题,专家其实还是比较容易去控制临床风险;但是,在腔镜环境下,一旦器械出了故障,给专家造成的困难就会极大,尤其是当术中出现大范围的出血,在腔镜条件下,医生并没有办法直接目视看到出血点。所以,对于腔镜手术而言,器械产品的质量对临床安全是极其重要的。


主持人:这让我想起刚才王院长讲的,这类似于,两个90%、90%的大医院,90%用的高精尖设备都是进口的,都是洋设备,而您这个产品,190克,有10克是国产的,剩下的180克或者关键的都是。这可能也是反映了当前中国微创技术创新的现状。但是我觉得这10克是非常宝贵的10克,这10克可能会继续往前延伸,继续往前走。再一个是我最近提出来的,有很多人说C919全是别人的,怎么怎么着,我当时也在网上,在群里也提了自己的一些想法,我觉得,刚才王院长谈的那个,恰好把这个说得非常清楚了,他的思路、设计理念、设计框架是我们的,实际上必须是踩在巨人的肩膀上才能起来,你如果单纯地强调,就是国产,我只用国产,那和义和团思维差不多,那是一种排外。


王宏广:这是两个问题。一个是看我们的基础,第二个是看我们花了多少钱。我举一个例子,我们医药方面的重大专项,我曾经管过十年的药的研发。我开始管的时候,广大网友要知道,全国的科技部用来研发的药一年只有三千万,当我管了十年以后,一年才只有30个亿。30个亿是什么概念呢?就是不到国外小公司做一个药的一半的钱,我们要拿来解决整个国家的药物研发的所有关键技术。这简直就是有点杯水车薪。看到我们国家只投入了这点钱就取得了如今这么大的成果,就会觉得我们的科研做得非常棒。但是要看我们的科研和国外比较,我们老是拿最先进的国家和我们比,它花多少钱,我们花多少钱,可能网友和大家并不知道,包括我们医疗器械,包括我们的飞机,我们花了多少钱,我们沉淀了多少年,他沉淀了多少年。我们这点钱走到今天的成就,应该是一个巨大的进步。但是,应该承认,我们和人家确实还有很大的差距。包括聂总刚才说的材料问题,你用别人的材料,他可能不会找你毛病,因为他已经赚到了钱,如果你用我们的材料,他可能就会在材料里面找若干的东西对健康不利。提出这个东西,你必须再去拿这个东西做健康的实验,你的这个东西才能批用。你去把里面的每一个成本都去做和健康相关的实验,没有五到十年,你就没有了,所以基本上他用专利和别的方式,用技术壁垒把你已经屏蔽掉了、排除去了。你现在用他们的材料,用国际最好的材料,我觉得是一种非常好的技术路线。他要给你再找毛病、这些技术壁垒,你就给他屏蔽了,否则他会找你很大麻烦。我们现在这个材料科学,超纯、超轻、超强、超重、超长,长寿命,我们叫七超,材料科学已经向七个超的方向发展。就是钛,除了钛任何东西都没有,可以做到九个九,你再想挑毛病,没毛病。我们想这一部分的技术出来,可能会再配合你做器械,包括器械用的钢,医学用的钢和别人用的钢都不一样,你去其他的材料都得全跟上,跟生命相关的是人类要求最严格的、最高的一个科技。实际上,医疗器械,特别是下一步的器械里面的最尖端的机器人,实际上是人类高科技结晶,他把好多最现代的技术要集成在一起,这些东西,我们现在感觉到,就是国内的布局,还不够。我们现在逐渐的从过去做一点小的镊子、纱布,弄一堆这个玩意,到慢慢做深化检测替代了,现在CT、核磁还不能替代,只是你有我也有,现在我刚刚开始,已经是不容易了,把这个东西取代了以后,机器人又出来了,我们老是跟在后面,要想办法弯道超车,直接跳到机器人方面。我建议聂总你们这个行业里面,要瞄准医疗器械的下一个高科技阵地,我们也在那个阵地上插上国旗,否则我们刚在这里站满了,敌人又弄了一个高阵地,我的医疗费全交到他那去了,这是我们一个大战略。


支修益:机器人确实是有很大差距,我也看了我们国产机器人模型和研发过程,参与了一部分。再看到国际上这次,在美国APS焊造的新一代机器人,那真是还有很大差距。不光是材料学,很多方面。


王宏广:材料制造。


主持人:前景是非常广阔的,道路可能还比较曲折。但是我们的信心还是有的。就拿逸思来说,它的两款吻合器,分别用三个月和六个月的时间通过了美国FDA和欧盟的认证,已经可以在美国和欧盟使用了。在我国的药品器械招标中,一般来说,参与招标的器械是要分堆的,就是国产的分一堆,(进口的分一堆,分组招标,这个政策的原意)其实是对国产企业的保护,让国产的企业能出一两个中标;高精尖的进口产品是另外一堆。但是在刚刚完成的一个省的器械招标中,逸思作为其中的一个器械企业参与招标。由于他们参与了和国际企业平起平坐的竞标,这家国际企业直接报价降了30%,(在此前的招标中,这家国际企业)一般大概就降5%左右,最后是逸思也中标了。这不仅仅是一个企业中标的问题,这可能是一个重要的标志,就是从跟跑,进入到并排跑的一个非常好的趋势。下一步,就应该是王院长讲的,要在更前沿的领域,要占山头,要进入领跑的行业,领跑的队列。但是这个过程,可能需要时间,可能需要我们用心、用力、用方法,更需要是大家形成一个合力,我们做战略的、做科研的、做临床的、做制造的,包括我们做传媒的,形成一种合力,真正地做到以患者为中心,不断地提升我们医疗器械、医疗设备的制造、研发这方面的水平,真正地让患者受益,能够真正地助力健康中国,保护人民群众的健康。


今天的访谈就到这里,非常感谢四位专家的光临,非常感谢你们发表的真知灼见。各位网友,再见!